2017年04月24日

嚴格環境執法 倒逼企業守法

4月21日,環境保護部召開發布會,通報2016年全年和2017年一季度全國環境監管執法情況。環保部環境監察局局長田為勇用4句話總結今年一季謝偉業醫生度全國環境監管執法情況:“執法力度不斷加強,執法手段不斷豐富,執法方式不斷創新,執法能力不斷提升。”
執法力度不斷加強
“目前,我國已基本建立了國家—省—市—縣四級環境監察執法體係,機構總數超過3000個,人員超過7萬。”田為勇說,2015年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實施後,賦予了環保部門按日連續處罰、查封扣押、限產停產、移送行政拘留和移送涉嫌環境汙染犯罪等5個新手段,“衡量一個地方履行新環保法是否有成效,很重要的謝偉業醫生一個指標就是有沒有辦理五類案件,辦了多少五類案件”。
田為勇說,2016年以前,環境監察執法機構未納入政府執法部門序列,需要同級環保部門委託才可以進行執法。2016年以來,環境監察執法機構實現了“名正”“言順”“軟實力”提升的轉變。
田為勇介紹說,2016年,全國共立案查處環境違法案件13.78萬件,罰沒66.3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34%、56%,無論從案件數量和謝偉業醫生處罰金額上,都創出歷史新高;今年第一季度,在環保法四個配套辦法執行方麵,全國辦理五類案件總數4987件。其中,按日連續處罰案件共224件,同比上升54%;查封扣押案件2190件,同比上升229%;限產停產案件1228件,同比上升308%;移送行政拘留958起,同比上升206%;涉嫌犯罪移送公安機關案件387起,同比上升46%。
借科技提升執法效能
目前,大數據、互聯網+、雲計算以及衛星遙感、無人機等技術手段與環境執法工作深度融合,科技手段成為提升執法效能的“放大器”。
以往的環境執法多以日常巡查為主,缺乏針對性。田為勇說,2016年,環保部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按照3千米×3千米劃分網格,對各網格的大氣質量進行長期監測。通過大數據分析並剔除氣象幹擾,找出大氣汙染程度較高的熱點網格,推動地方環保部門實施精準執法。近期查處的大量小散亂汙企業,就是運用熱點網格的貢獻。
“今年3月底京津冀地區'2+26'個城市完成自查,拿出了5.6萬家小散亂汙企業清單,這些企業到今年的10月份將全部淘汰清理。”田為勇說,確保今年小散亂汙企業治理取得決定性的進展,是解決京津冀大氣汙染,打好藍天保衛戰一個重要的手段、一個重要的環節。
繼續抓好專項執法行動
近期,特別是環保部大氣汙染防治強化督查工作開展以來,一係列拒絕督查組檢查、阻礙督查執法的惡劣事件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對此,田為勇表示,目前我國環境汙染違法犯罪行為高發多發態勢仍沒有根本性扭轉,企業頂風非法排汙的現像還比較普遍,暴力抗法的案例時有發生。與此對應的是,全國環境監管執法能力依然相對薄弱,難以承擔繁重執法任務。
田為勇表示,環保部將持續加大環境汙染犯罪行為的懲治力度,通過嚴格執法、提高違法成本等多種方式,綜合施策,倒逼企業提高自主守法率。同時,繼續突出重點抓好專項執法行動,務求取得實效。 
posted by reffs at 12:24|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7年04月11日

台灣還有多少人認真地談“未來”?

台灣《中國時報》10日發表自由作家羅智強的評論文章指出,“未來”在台灣好像已經被大多數人所遺忘,愈來愈少聽到有人認真地在談,特別是台麵上的公衆人物與政治人物,談起現在就隻剩下交互的指責與無盡的爭鬥。
文章內容摘編如下:
最近讀了2本書,很厚的書,卻也是收獲非楊婉儀幼稚園常大的書,一本是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曆史係哈拉瑞教授(Yuval Noah Harari)寫的《人類大命運》,一本則是湯馬斯佛裏曼(Thomas L. Friedman)寫的《謝謝你遲到了》。
這二本書,談的是:“未來”。而讓我特別有感慨的是,“未來”這2個字,在台灣好像已經被大多數人所遺忘,我們愈來愈少聽到有人認真地在談“未來”,特別是台麵上的公衆人物與政治人物。
於民進黨,我們隻看到其祭出“保防法”、“反滲透法”、加強監控新聞甚至民間的財團法人,“權力的手”愈握愈緊,似乎深怕留了一道縫、一裂隙香港如新,會讓這好不容易到手的權力溜走。至於過去爲言論自由奮鬥的過往、高唱入雲的民主與法治,在權力的跟前,就和蛆蟲與塵土一樣卑微。
於島內的在野黨,則像一群被囚在地窖的幽靈,充滿著咒恨,忙著伸出無力的手指,指著彼此的鼻子,數算著對方的罪過。
於整個台灣,談起過去,隻剩下自憐自艾的“台灣人的悲哀”,隻剩下不斷的自我否定、自我推翻與自我破壞,彷佛上帝從不曾眷顧過這優纖美容好唔好一方土地,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對不起我們。
卻忘了,台灣在過去數十年,曾經享有大多數地區都不曾享有過的穩定和平和經濟繁榮的發展。世界一直給台灣很多的機會,而過去的台灣也一直以一種感恩的心、奮進的誌氣,回報世界給台灣的機遇。但現在,台灣的路卻愈走愈窄、愈走愈狹,不是因爲上天收回了對台灣的眷顧,而是台灣人自己丟失了那維持台灣不斷前進的“感恩之心”與“奮鬥誌氣”。
也因此,島內談起現在就隻剩下交互的指責與無盡的爭鬥,因爲眼睛隻看得到腳下的一小步,所以經常迷失方向,在原地虛耗徘徊;因爲心裏隻在乎立足的一小方土,所有的力氣,皆用來相互爭執,隻能無止盡地在不見天日的紅海廝殺。社會一天比一天撕裂,暴戾之氣益濃,大家明明同乘台灣之舟,彼此卻視若寇讎。
然而,當台灣人忙於清算昨天、爭鬥今朝的同時,這個世界,卻正用毫不留情的殘酷速度快速前進著。那速度快到,即便此刻的台灣民衆,傾盡全力、起身疾追這個“未來”,都會追得十分辛苦,可卻像一群在漸漸加溫的熱鍋中互咬的螞蟻,彷佛不理會“未來”,這“未來”就真的會與自己無關一般。
對政治一直懷抱熱情的我,對台灣的當前困境,也沒有十足的智慧解答,但我想,也許大家可以給自己一個小功課,那就是,不妨看看《人類大命運》和《謝謝你遲到了》來思考台灣的命運。 
posted by reffs at 12:28|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