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9日

現世安穩,溯流逆心

或许。你已记不起。
时光流窜,一场逆了疯了乱了平了的洪水。
如是。总在无人的时候黃斑部病變想起。
一海升平,沧海没桑田。
一世繁华尽黄水,入眼荒野变平潮。

彼岸太远,脚步声凌乱。
害怕一脚落下,在梦中惊醒。
一身冷水盖残躯。裂糖尿上眼开躯壳不见心。

现世安稳。每日步行十里。
倒头即睡,无力溯源。
看别人的房子,为你绘属于我们的图。
谁都无法否认。
谁都无法确认。
三年两年一年后,回到那点。
你带笑软语laser 去斑暖心。

带在手腕上的表。
时光滴答。滴答。滴答。
不知疲惫。
时间轴不变,所有“点”早已消泯于历史。
但铭记,像一台相机。
在最恰当不恰当的时候,刻了你永世纯净的影。

携在口袋的钱包。
是我永不丢弃的梦。
在最贴近肌肤的距离。
聆听我余生一世软语。
在每个冬夜,总有一双眼。
让我捱到日照东山,红霞似血。

不打扰,是我能给的最后温柔。
悄悄,来到你属的平原。
无心观风景。
posted by reffs at 12:20|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