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22日

團團圓圓

舉國歡慶的時候,我又想起了他。他是我生命中遇到的唯一一位“軍人”,他的坦誠會讓每個陌生人都覺得是老朋友。五年前,他是英姿癌症末期護理颯爽的特種兵,英勇的馳騁在特種任務的戰場上。今天,他卻孤獨為健康煎熬。

去年年底,家家戶戶團團圓圓歡渡除夕夜的時刻,是他朋友護送他去往醫院的時刻。醫院檢查是尿結石,需要住院治療。當石子通過尿道進入膀胱的時引起的疼痛,醫生也沒有能力緩解多少,他只能忍。從他凝滯紅腫的臉龐,額頭滲出的汗珠子,萎縮的身軀,你能感覺到他在掙扎,你的心會跟著很痛。他的朋友和朋友的妻子毫無怨言的在醫院悉心照顧,期待著他的康復出院。

就在預期出院的時候,他的舊病復發了。幾年前,他在執行特種任務時,一顆子彈穿過後腦稍,一顆子彈穿過小腿。當時,引起美白淡斑雙目失明,他痛不欲生。經醫生的精心治療,眼睛能看見了,左腿比右腿短了2cm,由於平衡問題,到現在走路還有些搖晃。當時,也算是康復了,但大夫當時就提醒,以後可能還會有些問題。果然,幾年後的今天,應驗了大夫的預言。他的眼睛開始看並不清東西,腿也走路不方便,喉嚨和鼻子也開始不舒服了了。經檢查,他的臉龐裏很多地方化膿,他必須動手術,鼻子,喉嚨,而且是連續三次。我難以想像他的感受,只能以堅強來形容他了。接下來的手術,同樣是戰友和朋友的陪伴和照顧,包括醫療費用都是朋友和戰友幫助借來的。他在醫院裏熬著,苦於無限的感激無法回報。

2月後,期待的康復,並沒有真正的康復。他的眼睛早晨起來還是模糊看不清東西。他的腿,走不了一段路就堅持不下來了。他出院後,必須繼續治療,至於徹底康復的期限,大夫也說不清。不過終於能出院了,不要在勞累朋友和戰友了,他就很欣慰了。這期間,我看過他一次,那次他剛從醫院打針回來,背了一個大大的包,裏面全部是藥。口罩將他的多半個臉遮住,腫漲的臉發紅,呼吸似乎也很困難,看了讓人有一股心疼的感覺。

出了醫院,擺在他面前的問題是該在哪修養?3年前,退伍時的“創業金”,全部給他的父親治病用了,最後還是沒有挽留住父親的生命春茗場地。一個姐姐早在3歲的時候被外婆帶到韓國,再也沒回過中國,姐弟兩見面都是有數的幾次。母親,前年也賣了老家的房子,去了韓國。一家人,只有他一個人在北京打拼。在這之前,他一直租自己朋友的房子住。這會,錢都花光了,而且還欠了一大堆的債,實在不願意再在朋友家住下去了。還是去韓國吧,離親人近點。是一位老戰友幫著買了張機票,他飛到了韓國。還好,韓國有外婆留給他的房子,母親租給別人住,還能賺點錢補貼生活所用。不過,衣食住行只能靠自己,母親和姐姐住的都很遠,而且還有他們的事要做。

每天早晨,將近兩個多小時內,他幾乎什麼也看不見。待依稀能辨別物體了, 他就開始鍛煉走路,像小孩子一樣,一步一步慢慢的挪。可不到半小時,他就累的滿頭大汗了。休息,再走---接著買菜、做飯等家務活在常人看似很簡單,可是,對於他,真是太難了。日子,對他來說真熬著過的,好在他相信有一天自己能徹底的康復。

你也許會問,他的老婆呢?是啊,快40的人了,竟然沒有結過婚。第一個讓他動心的女孩,在執行任務時犧牲了。第二個傾慕的人,在自己執行保密任務時,以為自己犧牲了,所以嫁給別人了。第三個相戀的人,由於理想和工作去了日本,與他再也沒見過面。他說我是他認識的讓他動心的第四個人,可是,我跟他就像兩條平行線,根本沒有走在一起的可能。我成了牽掛他,又沒有多少能力幫他的人。

有一次,他的舉動讓我很感動,也讓我開始敬佩他。他告訴我,他把3萬塊錢寄給了一個戰友。我不解的責難他:你自己都這麼單薄,你還這麼對待戰友,你看看你,自己什麼都沒有!你能不能對自己好點?他沒有生氣,娓娓的給我講述他戰友的故事:這個戰友是我手下的,一次執行任務時負了傷,斷了胳膊,所以現在只有一只胳膊。他復員後,老婆離婚走了,扔下一個可愛的孩子。他的爸爸重病醫未康走了。一個妹妹患了腦腫瘤,每次去醫院都要花一萬多,他沒有辦法,只能向我們這些老戰友求救。我們那有能不幫的道理,再說我們比他健康多了。我無語,為他們的真情感動。而現在,他卻在健康的邊沿掙扎,成了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可又有多少人能幫到他?

posted by reffs at 12:23|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