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05日

陷我於囹圄之中

有生命的地方就會有名字叫做關係的社會現象發生。而有關系的地方就會有利益的存在。我讀一些大藝術家的生前故事時,他們對當時的社會的無孔不入的拜金主義現象都極度的感到很失望。因而在他那高潔純粹的內心深處Natur-a豆奶有了很好的想法。那麼接下來在時間的督促下,那人的思維就會在某一時間點發育成熟。從而很自然的就會有令後人崇拜的傑作誕生,並在當時產生巨大的影響。而人們也因之視之為寶。不用說今天的藝術佳作都會有這樣的經歷,不然無故的流傳於世的作品也會令人感到有些怪誕。
有時候我發現在藝術上有傑出作為的人都不會有好的結果。我聽說海子自殺了。也聽說海明威自殺了。後來還有很多傑出的人也自殺了。顧城、川端康成,以及畫家梵高,都是無疾而終的藝術家。我不明白這是什麼在其中作怪。大阪溫泉寫到此,我又想到徐志摩也是英年早逝,還有王勃的結果更令人憤恨,因為他落水身亡了。這些令人很不解的問題出現在世人的面前,到底是什麼在作怪呢?
我想想前者或許有多種的猜想。而我的猜想是他們在藝術的殿堂受到了思想的洗禮,所以他們受不了這個社會的骯髒的關係網的束縛。因而,在衰弱的神經承受不起心理的防線被突破之際所襲來的世俗觀念的衝擊時,他覺得死亡就是自己最好的歸屬。
藝術家們敏感的神經應酬不起粗魯的生物感應。這是普遍的歷史現象。我想未來會繼續上演這樣的悲劇。
而此刻說的直白了,就是他們處理不好人世間的囊括利益和關係的那種亙古不變的人情世故。所以我們理所應當的看到很多一樣成功的偉大藝術家也活的有滋有味。
而對於後者,是天災人禍帶來的慘像。我們不能說與他自身的內在因素有什麼聯繫。於是很多人自言自語的就說出了這其中無奈的原因:天妒英才。
可見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已經讓人應接不暇了,天意又跑出來想和你玩玩。你看真是要命啊!倘若不是如此,中西方為什麼都會不謀而合的出現很多宗教呢?
所以我一直認為,人剛已入世,那麼人際關係的書劄將成為一門學問讓他毫無質疑的首選必修。
談到關係,我覺得人的關係是建立在多種利香港台北機票益維護和轉化的背景之上的。所以有一門叫做利益的學問也必須被同時首選必修。
遙遠的古國,人們為了社會的穩定和諧制定了春秋禮儀,以及其他的很多學問。現在這些學問依然流傳至今。可是有些人能看的懂,而很多人則是看翻譯才略有所懂。而大多數人則不看即懂。對於後者他們是如何做到的。我想這就是被民間的人們認可的道理。
我不知道何謂道,又何謂理。可是從中我看到了通過它利益和關係被處理的很好。特別是在和諧時期,這些道理對人們的活動的影響發揮了超乎想像的作用。小的時候,我總是理所當然的做各種事情。結果搞得人人對我都很不友好。後來我也遇到過這樣的人。我想起我那時的思維方式了。比方說,兩個蘋果擺在兩個人的面前。而這兩個蘋果不可能是一樣大的。可是為了絕對的公平,兩個吃蘋果的人開始了爭鬥。這就會導致不愉快。當然,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而全不顧及別人的感受。這樣的後果也是會引火焚身的。對於之前的現象,農民們說這是不讓事的結果,而後者也有名字,叫做缺心眼。實際上這些都是片面的,用我現在的想法去考慮,就是有時做事是純粹的唯心主義,而有時做事是純粹的唯物主義。而當我回顧中國自古而今的一切與關係有關的故事,我發現唯心和唯物都是牢牢的抱死在一起的。
愚蠢的人看不到這一點。沒有知識的人不知道這些書面文字,但是其中的奧秘他們很有會意,只是不知道怎樣去表達它。或許他們繼承了先人的稟賦,所以在大家如是、從來如是的環境中學會了入世隨俗的生存本領。而這本領叫做道理。
不過在權力和地位、勢力有很大的差距時,這道理就不那麼好使了。
所以我想講講中國的人脈關係是如何的。在同一階層的人之中,他們沒有靠山,也沒有其他的差距時,這樣的人相處,如果要立足於世,難免要結交朋友,互為犄角。意思是好不叫人欺負。而有靠山的人和沒有靠山的人交往,這就有意思了。我們在生活中總是發現後者會主動巴結有靠山的,並時刻殷勤相待。我想這不是後者情願的。而是迫於形勢,逢場做戲。而有權有勢的人,他們之間的交往也是複雜的。他們為了各自的利益也會有所作為。簡單的講,底層的人就是他鞏固自己地位的一股勢力。
我說這些很多人會很明白。可是有些人不同意了。因為這說法觸痛了他的傷疤。可是只要你看看今天的國際政治經濟之間的鬥爭,就知道我說的是多麼的合情合理。
巴結人的人在之前或許沒有好的前途,而現在他會為自己這一低頭折腰獲得很多好的利益。同時,他的靠山也因為有他這樣一幫人相助而從此過著高枕無憂為所欲為的生活。只可惜了那幫既沒有靠山,也無人可巴結的百姓。
我在中國老少邊遠的地區長大。那裏的一切都是看在眼裏。
我從異鄉轉學回家,沒有人不行。我們那裏很多人生了二胎,村裏的計生辦的女人們或者其他的男人們,就會從中不勞而獲很多東西。什麼金錢,或者雞呀、鴨呀之類的東西,不知道他們憑權力享用了多少。可人們不會去怪他。因為他們幫了自己。這就是拿錢辦事的效應。
我在外打工。想學門技術。沒有人不行。很多人都知道有錢無人辦不成事。而有人無錢更是不要有任何的指望。
我看過了魯迅文學獎的徵文過程。其中有一條死坎不知道苦了多少文人。我不懂為什麼一定要通過某個單位才能有效的遞交文人的作品呢?或許他在高處,不了解地方單位的複雜的關係。
據我所知,你要通過單位。僅有良好的人際關係是不夠的。你得上下打點那些單位裏的官爺們。用什麼打點。我想沒有比金錢更實在的了。
我為此和我母親談話時有了一段有趣對話。我說,現在老百姓如果想做一點事,如果需要求當官的,那真是太難了。
你首先要有人。沒人,你找誰去。你到辦事處四處打聽自己這種事的處理人是誰,沒人會理你。要不相互推脫,敷衍塞責,直到把你打發走。你說你能怎麼辦。
這個時候就是求親戚,托朋友,相互依託著送點東西。只為找到那可以解決自己問題的有辦法的人。
這下就有意思了。在你沒有把事情提出時,已經花了對於農民來說不小數目的錢了。可是見到了那辦事人。我想你不能首先就說事。你必須先意思幾下。好讓對方知道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來了。
好了。在把生疏的關係預熱後,就開始說事。當農人把事情說出後,那人就覺得如何如何的難辦。他會說出很多,意思是說這樣難辦的事,這點小錢還不夠跑路費呢?而那農人早已知道路數。還沒有等那人把話說完就又塞了很多錢給那人。那人開始有些推脫,意思是我是如何的稱職,你這樣做是在陷我於囹圄之中。可是嘴上這樣說,錢已經在他的卡裏了。那農人即便想要也無從取處。

posted by reffs at 12:35|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